上次去圖書館要借旅遊書,不知道是分類錯誤還是怎麼的,在架上發現了這一本關於228的書。

 

今天是22872周年,全台各個遊樂園或是餐廳用歡慶228的理由給了不少折扣,對部分人來說四天連假,是生活裡的小確幸;對部分人來說,這就是政府拿來炒作分裂族群的一天;對部分人來說,這一天跟昨天前天沒兩樣,就是平凡的一天。

 

因為我們大部分人都覺得自己不是受害者。

 

228對很多人只是留在歷史課本裡的一個名詞,反正我們現在自由又民主,不會再去重蹈228覆轍就可以了,但是書裡整理出來全台灣和228相關的遺址、公園或紀念碑至少就有33處,這樣高比例的相關地點好像沒有讓我們對228比較熟悉一點。

 

還記得之前去柬埔寨帶隊,提到了柬埔寨的貧困有部分跟紅色高棉有關,五年內屠殺了國內兩百萬人,當我說這聽起來很像台灣228時,一個高中生妹妹跟我說:「紅色高棉比較殘忍吧!五年又死這麼多人,228只有這麼一天而已。」

 

我以為課本中的228事件已經不再是一句話帶過,但仍給了現在的孩子這樣的觀念,那想來二七部隊或是基隆308這些事情就更少人知道了,這也難怪之前記者會報導陳澄波畫被偷了,他本人也感到很緊張。

 

柬埔寨殺戮戰場紀念碑

 

去年年底,柬埔寨對紅色高棉事件下了最後的判決,用種族滅絕定罪,當時決策的高層被判了無期徒刑,正義不是完美的,曾經犯下的錯也無法再被彌補,四十年的時間,柬埔寨正視了紅色高棉事件,甚至在各處建立了非常赤裸的紀念點,像是當時的刑場或是殺戮戰場,在裏面直接把挖出來的骨骸呈現給民眾看,讓大家更能感受到當時的慘烈。

 

但是在台灣,事發至今已經72年了,多少當事人或遺族也已經離開這世界了,雖然昨天轉促會又撤銷了千個在名單之內的審判冤案,可是有太多無辜被潑及,根本不在名單之內的人們還等不到真相,更甚至所剩不多的當事人們,經過台灣長期戒嚴,更是不敢或不願意主動出來還原當時所發生的事。

 

如果多了解一些關於228的事情,他其實不是本省和外省的衝突,在當時台中一中的本省人甚至跳出來保護外省人,大家希望的不是撕裂台灣這個本來就不大的島嶼,只是沒有完整的真相就要談和解,就要要求受害者家屬去寬恕加害者,但是寬恕這件事情,只有這些當事人才有資格決定。

 

再說,因為228延伸的戒嚴,所謂的思想審查與打壓,無論在文學或藝術甚至一般生活層面,其實都可以看到被影響的痕跡。

 

或許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,其實我們也是名單之外的受害者。

 

 

    小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